中文   English
2014年12月10日 距动漫节开幕还有  225  天
当前位置: 中国国际动漫节> 展会新闻

干货|《疯狂动物城》《功夫熊猫》背后的秘密

迪士尼工作室总裁、《疯狂动物城》制作人安德鲁·米尔斯坦,《小王子导演》马克·奥斯本,东方梦工厂工作室负责人和首席创意官、《功夫熊猫1,2,3,》制片人梅丽莎·科伯都来第12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大师班演讲啦!《疯狂动物城》、《功夫熊猫》背后的故事,都在这里!虽然这篇微信很长,但却是满满的干货!喜欢动漫的你,看完一定收益颇丰~!

2016年4月28日(下午)白马湖建国饭店宴会厅

安德鲁·米尔斯坦

非常感谢所有迪士尼的粉丝,在中国观看了我们的动画片《疯狂动物城》,让他成为一个巨大成功。同时,我们也感到非常的谦虚,因为要感谢所有的全球的粉丝,尤其是在中国市场的粉丝,因为这边的表现超越了我们的预期,非常感谢大家!

今天我们将和大家分享一些《疯狂动物城》的拍摄过程,包括一些我从来没有向大家展示过的一些拍摄的技巧和过程。有许多的细节和我们的文化都将通过这场大师班向大家展示出来,以及我会说说哪些因素塑造了我们的整个工作室内。

对于《疯狂动物城》而言,我们导演花了18个月的时间来研究动物。他们去了一些很神奇的地方,第一站是我们迪士尼动物王国,那里面有很多的动物和很好的动物专家,他们能够足够的接近动物,并且观察他们。动物王国和这里的专家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当然我们看了这些人在环境中的动物,也去看了野外的动物,所以我们就把团队送到了非洲,送到了肯尼亚,让我们这些成员看看动物的社会究竟是怎么样的,并且沉浸在野生动物的世界中。他们下了飞机之后就看到了一大群的斑马,一大群的长颈鹿,当他们近距离的接触动物,动物也开始拥抱他们,byron和他的团队离开了非洲之后,他们受到了很多的启发,他们让动物尽可能的接近真实的环境,并且展示出他们惊奇的一面。和我们现实有相关联,所以有许多挑战是需要解决的。

首先在动物城当中,所有的动物都是两只脚走路的,他们不是用四只脚走路。所以说,我们的角色导演,就开始去研究到底两只脚走路的动物是怎么样的,我们发现不同的动物它的脚有长有短,有些有尾巴有些没尾巴,有些是穿一般的衣服,有些是穿制服的,所以画起来非常的难。而且关键在动物城里面大家的形状也是不一样的,有大有小,所以说我们必须要将不同的动物根据他们的体积大小进行排序。所以说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每一个动物他们对比的话,他们高低、大小是怎样的。所以,在我们的电影当中,你们可以立马就看得出来,每个角色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是兔子还是老虎还是犀牛,以及他们自己在体积上面彼此的关系又是什么样子的。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动物城里面的所有动物既有我们迪士尼的风格,而且我们让他们看起来也非常的真实,是我们的视觉部门来做的,我们对他们的毛皮进行了研究。而且我们在进行研究的时候,是用显微镜进行研究的,比如说我们发现狐狸的皮毛在根部的时候是比较深的,在端部的是比较浅的,所以说看起来就是红色的。那比如说北极熊的毛其实是透明的而不是白色的,这对我们的视觉团队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说,我们就可以创造各种各样的解构,或者是质感,还有材料,所以看起来就特别像这个角色的毛。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因为我们为北极熊创造了数以百万计的皮毛,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子的,看起来非常的自然。这是因为他的皮毛虽然说特别透明的,但是由于有折射,所以最后看起来是白色的,我们都模拟出来了。当然我们有不止一头北极熊,我们甚至还有牦牛的头发,这个头发特别的脏了,而且是打结的。还有鲸鱼,我们也对毛发进行了模拟,每一个动物都有自己的毛发,他们自己有皮毛的特点,所以说这些特点都被反映出来了。而且他们的皮肤,他们皮肤和皮毛的这样一个触感,其实都是非常真实的。

另外我们也要保证在动物世界当中。不仅仅只是这样角色看起来是非常的真实的,而且我们还使用了另外一项技术,让他们能够有各种各样的动态,比如说我们有风,我们在进行风的模拟的时候,就将整个环境变得更加的真实了。比如说树的叶子还有树的枝枝桠桠也在移动。比如说大家在这里大家可以看到树阴影的这样一个移动了。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一点点阴影的移动,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是有活力的。虽然说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但是大家可以感受得到这样的生命力的存在。但是,我们要知道风不仅仅只是影响到树,其实还会影响到角色,尤其是他们的皮毛,如果说我们想要世界看起来是非常有活力的,我们必须要看到这个环境能够影响到我们的动物,尤其是所有的动物都是有皮毛的。因此,我们花了九个月的时间来进行风的模拟,尤其是风是如何对皮毛进行影响的。所以说,我们在进行模拟的时候,我们考虑到了动物的形状以及风的风向和风的强度,所以说最后的结果是非常真实的。 第二步就是让我们的动物们通过动画能够栩栩如生地复活,所以说我们带进行动画设计的时候,我们先对他们的走路进行模拟,从而能够为他们整个角色奠定基础。最后,我们会使用想象力。所以说如何让这些动物走路的时候看起来特别真实,也就是说他们本来是四只脚走路,但是最后是两只脚走路,如何让他们看起来更加真实。当我们在野外研究长颈鹿的时候,我们发现在他们跑的时候,看起来也像是慢动作,所以说这就是长颈鹿的姿势了。在这里大家可以看到,其实狐狸、大象、以及长颈鹿跑的特别不一样的,因为他们的体重不一样,他们的体积不一样,虽然说他们现在已经从四只脚变成两只脚走路了,但是看起来还是特别的真实。

然后我们再看一下角色自己的一些特点,比如说有些问题,一个麋鹿是如何吃冰激淋的,那这个呢就是麋鹿吃冰激淋的样子了。我们都知道,大象把自己的鼻子当手来用,所以说他们会回拿鼻子来给你分发冰激淋呢。我们在野外的时候也经常看到熊是这样来蹭树的,所以说在动物城里面只有他们所做的。然后还有就是角马,也叫野兽。一开始我们在说落角马的时候,他们可能还是得穿穿制服,因为他们看起来特别像商务人士。但是我们看到在非洲的角马的时候我们发现有这样的一个行为,在一群角马里头,只有一个角马朝一个方向走,其他的人全都会跟着走。所以说,我觉得好象角马还是挺笨的,我们就设计成了最后这个样子。所以说他们在过街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这个是水牛,我们在肯尼亚的时候看到这了一群水牛,我们发现他们是非常记仇的动物,我们发现他们特别特别喜欢一直盯着你看,而且不会再走。所以说我就把这个行为翻译成为了我们的水牛警长,非常犀利的眼神。我们也知道猎豹其实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我们的艺术家也学习了猎豹的运动的姿势,这个是野外的猎豹,这个是我们的猎豹,猎豹警官,不太一样啊。我们的主角,那就是狐狸和兔子,我们也是观察得非常非常的仔细,观察他们如何运动。大家还记得这一段吧,尼克狐如何吃精致的小蛋糕,我们最后还是做了大量的研究。包括兔子,研究他们在自然环境当中他们是如何运动的,他们非常非常的弱小,他们经常会用自己的耳朵和鼻子来表示他们的感情,所以说大家可以看到,这里边就是兔警官的样子。在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兔警官完全就是一个动物,然后在这里还有一些人性的东西在里边,所以说将这两者通过研究充分的结合在了一起。而且我们经常会看到,这个小兔子也会用这样的一个行为,因为他是个警察,所以会用这样一个小跳的行为来表示非常谨慎,在遇到特别大的动物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因此,我们就从詹妮佛歌茨得到了很多启发,他是一个配音演员。

Q:我想问一下,你提到过《疯狂动物城》,大家回归了动物的本性,而这部电影的导演又拍了《奇幻森林》,同时我也听说要重拍《小飞象》,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又回到了迪士尼动画以动物为主题的传统呢?

A:是的,我觉得就像《小飞象》、《奇幻森林》,是迪士尼的另外一个版本。我想说,不管是实景还是动画,不管是漫威还是皮克斯,所有的这些动画工作室,都是在回归到故事本身,有很棒的人物设置,有很棒的观众,所以有些你提到过的作品,在上映的时候因为他们的独特性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所以我认为我们大家作为电影人的工作,或者任何的公司,任何的工作室,都需要讲述那些你相信的故事,你有激情、有感情的故事,并且把你所有的时间和工作都花在里面,来实现他。

Q:我看过《疯狂动物城》他的幕后放的视频,他的制作在一定阶段的时候就会开一个会,就像刚才的照片里面那样,一大堆人一起讨论,然后有不同的意见。我想说每个人都有这么多的创意,那么好的故事,最后怎么确定把每一个人说的都能朝着这一个故事创意方向发展?然后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把这个创意都做出来,因为每一个人他又有自己不同的观点,我很疑惑这一点。

A:我应该先跟大家澄清一件事,在迪士尼我们做的每部电影,我们大概每年会出一部新片,但是在任何的一个时间节点上,我们其实都有3—4部同时的制作,大家会有非常明确的组织架构,他们的工作职责和其他人的工作职责就是要贡献出自己的想法,来帮助他们的同事。所以,我们相信迪士尼出产的每部电影都是大家集体工作的结晶,包括动画人,包括灯光师、包括监制,不管是谁,每一部我们出产的电影从提出一直到上映,大概会有8-10次这种会议。每次我们在重新审查这个电影,我们都会尊重全体,然后我们看看到底哪些元素奏效哪些不奏效,也许会花上半天,智囊团包括其他的作者,包括其他的电影人都开始来看一看这个电影目前的进度。就好象是一个病人躺在病床上,医生们来看看到底他哪些器官是健康的,哪些器官是不健康的,就是在这种精神下和这种文化下,让我们能够把电影从一个非常初始的一个想法,做成一个更加完成度高的一个作品,就像《疯狂动物城》,所以核心的观点就是,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Q:今天听安德鲁·米尔斯坦先生介绍了以后,我觉得迪士尼的整个讨论的气氛非常让人印象深刻。我想问一下安德鲁·米尔斯坦先生的是,这样的讨论气氛跟一个动画电影整体的制作周期会不会有矛盾?因为毕竟是越讨论越好,但是总有一个成本控制和周期的预算还有预计的投放时间,请问是怎么样来平衡这个矛盾的呢?

A:谢谢你的问题,我现在发现大家看得更清楚了,因为灯开了。当然,这是需要一个协调的问题,因为有时间、有预算、有创意、业务的问题等等。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不希望某一个因素会成为最突出的那个,因为需要是一个比较好的平衡。有时候,当时间是最重要的元素呢,我们就需要抓紧时间,当然我们也需要回到最根本的,就是我们已经说过几次了,质量是最好的业务计划。因为,需要让大家有一个很好的环境能够开诚布公的进行讨论。看看哪些元素是奏效的,那些不奏效,并且进行相关的实验和创新,并且和他进行一个很好的互动。所以,我们有许多专业的团队,专业的人才,能够帮助我们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这个话题应该结束,应该做出相关的决定。所以,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可能像是蓝天一样,我们只会在想一些空泛的幻想。但是一旦开始之后,我们就开始做出一些具体的决定,然后尽快的开始推动执行。所以,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和John Lasseter和ED Catmul和皮克斯的合作当中我们发现了很好的互动,我们知道了自己的能力在哪里,包括我们的艺术家,我们的整个人才线,我们的工具都越来越来得复杂,越来越高级,这样也可以帮助我们节省时间。目前,我觉得我们这个方向是对,我们还没有错过截止时间,希望我们也可以保持这样的势头。

Q:你好安德鲁·米尔斯坦先生,我刚刚听你们说,质量是作为动画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我想问一下,其实动画使用的技术也是在不断的更新,而且动画的制作周期应该也并不是很短,在制作的周期过程当中,你们遇到了一些新的技术,或者认为这个技术对这个动画制作有更好的作用,你们是如何解决动画技术迭代更新的问题。

A:之前已经给大家说了,我们的团队就是特别知道,我们要创作的话需要怎样的技术,给大家一个例子。就比如说《超能陆战队》,我们当时使用了一个新的技术,也就是说到灯光的渲染这一块,有一个新的技术,这样的技术可以让我们做更好的灯光技术。所以使得整个环境也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但是这是一个非常风险挺大的,但是给我们的机遇也特别多,我们可以使用新的技术来帮助我们创造。但是,我们其实并不是说新的技术就一定能够帮助我们解决所有的问题,其实现在我们是在一个十字路口,有些技术是需要我们进行测试的,不管是我们技术部门还是灯光部门,我们是需要去尝试新的技术的。从而,使得我们最后创作出来的效果是前所未有的。但是这也是一个有风险的动作,所以说我们会问一个问题,我们是不是依然需要用新的技术,还是用之前的技术,但是如果说我们能够使用新的技术的话,大家都会更加努力。虽然说这是一个非常风险的计划,但是我们最后还是使用了这个计划,最后非常非常的成功。所以说这样一个新的技术,会让我们的艺术家和技术专员能够进一步的开拓新的疆域,承担一定的风险,变得更加成功。即便是有失败的地方,但是我们还会支持他们,从而使得大家要尽可能的有创新力、尽可能有创造力。从而能够不断的提高观众对我们的期望值。所以说经常的情况之下,我们都是非常支持大家承担风险进行创新,我们知道在最终的生产率以及我们自己的工作作风之间是有直接的关系的。

Q:我想问一下,因为我知道《疯狂动物城》他的导演跟制作原来是皮克斯的导演,尤其是迪士尼的动画他由原来的一些热门的IP,现在逐渐开始做了《冰雪奇缘》、《疯狂动物城》,还有之前的《超能陆战队》,我想问一下是不是以后迪士尼的风格更加偏向于跟皮克斯合作,更多往皮克斯的风格方面发展一下。

A:感谢您的问题,我觉得迪士尼工作室现在的作品看起来特别像皮克斯的话,这简直就是一个称赞之词了。因为皮克斯做了25年的动画,所以说他们所做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我们的标准了。而且,他们所做的东西也是我们的灵感与源泉。我想说,如果说你们有机会和我们的创作人共同聊天或者是来到我们工作室的话,你们会发现从技术、艺术、故事的角度上来讲的话呢,我们所追求的无论是造型还是故事,都是真正能够启发人的。因此,这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战略了,把我们皮克斯和迪士尼的风格全部放在一起,让两者之间逐渐融合。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发现全球的观众越来越挑了,他们的口味越来越精细了,他们想要故事,而且得是原创的故事,并且要充满惊喜的故事,所以说必须有原创、有惊喜、有创新,只有这三点,才能够让我们所说的故事在全球受到欢迎。所以说在我们的动画片里边,尽可能会激发大家的原创力,并且一定要把原创性给展示给大家。所以说,全球的观众都会喜欢,所以说我觉得我们会继续的朝着这个目标来走,从而让大家能够看到你们想看的东西。我们的承诺,就是我们的故事一定能够激励你们,让你们惊喜,而且是原创的。

马克·奥斯本

许多人问我,电影你是怎么拍出来的呢?大家有很多不同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功夫熊猫》已经有三部电影了,然后还有电视节目等等,创造出整个熊猫宇宙。所以是容易做的一个事儿吗?还是说很难?所以我想跟大家谈谈整个故事的发展,主要会谈谈说故事的难点,因为我认为讲故事从而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同时我会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经验,以及我们在过程中发现的一些教训等等。因为我知道在座的很多是学生,可以帮助大家理解电影拍摄的过程。我也听到安德鲁·米尔斯坦说到了一些关健的转折点,尤其是迪士尼动画电影上面,所以我想说一些想法。主要会聚焦在我们故事是怎么做出来的,以及熊猫是成为一个非常有趣而又令人兴奋的角色的。

我们先来谈谈启发。我非常喜欢这幅图,大概是在一开始这是一个很好的图,讲述了角色他的力量。可能在制作电影的一百天当中,大部分日子都会像这样,有很多前狼后虎,有很多难题。我们从这幅图开始,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熊猫的照片,这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形象,大家都很喜欢熊猫,不管你是在哪儿生活,你都很喜欢熊猫。这就是熊猫项目的开始,我们打算用一个熊猫的形象,用武功,用功夫,就比如说《卧虎藏龙》,用这两个元素结合在一起。这就是电影的起源。有一个传说,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都市传说,是不是真的,就像我们梅丽莎·科伯可以验证一下,有一个导演他走进了工作室说,《功夫熊猫》,然后杰弗瑞就说,这个就是我们的标题了。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起始点。所以,从这个起始点在我进入项目组之后,大概是中间距离了一年半的时间。当时有不同的导演,制片人等等加入这个项目了,大家想要找到一个很好的角色很好的故事,然后把这个概念能够很好的有机融合。当然,我们也想能够体现出这个电影的历史感。当然,这是一个主要的一个例子,因为在美国是最著名的功夫电影了。

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融入整个中国的元素,包括地理、建筑、还有艺术品。这样的一个文化,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一个启发。我们可以做一些很特别的元素,把这样的中国文化带给全国的观众,尤其是我们希望在美国这个电影能够获得成功。所以,我们希望能够讲述一个普世的故事。在项目起初,这个是我刚进入项目组的时候,当时有很多尝试,想着这个电影应该是怎么来画,如果看这些早期的这些画作,可能跟电影就差别有点大。因为当时写的脚本,画的美工啊,大家都试着在想着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该怎么做,所以刚开始美工可以帮助我们项目的前进。

同时,我们也受到了《卧虎藏龙》的启发,受到了另外一部中国电影的启发,大家看到这个,这是一个少林36房。有这么多的材料能够供我们挑选这么多素材,这就是艺术家非常开心能看到的一件事。最后,我们也从工作室收到一个命令,我们需要让他是一个喜剧,是需要有趣。虽然说我们想要做一个功夫电影,但是他必须要有有趣的元素。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图就展示了这个世界有多欢乐,而同时又有多么真实。

当然了,我们必须要有角色才能够把这个故事讲得出来,所以对我们来说,必须要把这个故事给予角色上,大家可能听过这句话“故事为王”。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故事很重要,皮克斯肯定也说过这句话,只是他们的一个指导原则。但是我相信这句话是真的,每个人都需要尊重这个故事,因为故事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把所有的部门都结合在一起,让大家相信这是一个可能的故事。但是,这句话有点误导,因为我认为角色才是最重要的,角色为王,因为我认为这个王他可能是一个角色,所以角色为王而故事则是这个王所居住的王国。所以,我认为不可能有一个好的故事他是脱离人物本身的。所以我们有了人物的想法,就是这一只熊猫,他就会成为一个功夫大师,我们也需要有一个很好的人物,能够来讲述这个故事。

我们想要找出观众们愿意花90分钟来看的故事,而更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角色,让整个团队都想要花一整点的时间来创作的一个角色。因为,所有的团队成员都必须要喜爱这个角色,我也会和大家简单的说一下人物设计的演化,这个阿宝,在我加入这个小组之前,角色设计师建议说我们应该探索这个角色的可能性。

关于角色推动的故事,我再谈一谈。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你的角色应该能够推动你的故事,我们在这点上做了很多的努力,因为有时候很难保证你的故事是受到主角来推动的。因为在我们事件中发生了很多事情,在《功夫熊猫》当中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说太郎、乌龟大师等等,但是我们的故事一直是由阿宝来推动的。所以我们的故事一开始,他就撒了一个小谎,他父亲有一个开面店的梦想,所以就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推动了故事的前进。如果大家仔细得看就会发现,在那个时候所有的故事都是从这个小小的善意的谎言开始推动的,所以大家需要找到自己的角色,确定自己的角色是故事的焦点,并且让这个角色来推动整个故事的前进。要不然的话,那就只是一个角色的话,他身边发生了很多故事,就无法让你的观众觉得这个角色是主角,是故事的焦点。另外一点就是要想想,也是我们经常说的,我们要避免陈词滥调和刻板的印象,因为我想象要有一个全新的想法是很难的,但是我们也知道很难说有新的想法,因为很多事情都是别的,是已有事物一个新的角度的解读,但是我希望大家能够找到这样一个独特的角度去解读事物。大家看到看过《阿凡达》,其中有一段就是这个反派太假了都不像是一个真人,太单一了,所以说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让我们的恶人只有一个纬度,我们应该让他生活也有自己的故事,当然也需要避免一些太过去则的事情,一面成为陈词滥调。所以说这种场景看了好多次,有些时候简直是喜出望外的。我觉得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英雄,可能会喘不过气来。这里边有两个事情,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点,而且非常的独特,而且这算是一个转折吧。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之前这个打斗场景,看起来也更加的戏剧化,而且有更多的紧张度,这是因为这个反派快把一个小角色给杀死了。然后突然一下,突然一下出来一个胖胖的熊猫,大家都笑起来了,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负面的东西就被平衡了,最后还有一点。

这个原则也是我特别喜欢的,就是我们做动画的时候也做得特别特别好的,要展示而不要说,也就是说千万不要让他们直接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尽可能不要让他们说太多,要让观众自己去体会角色的想法和感情。我觉得我们要用视觉的方式把这个故事讲述出来,也就是即便是减少音量,大家也可以知道通过动作来知道故事的发展,虽然不是100%的正确,但是我们还是觉得这个原则是非常重要的,要使用各种各样的资源以及工具,尤其在动画里面我们要使用动画效果来讲述故事,只要用任何方法讲述故事,故事情节就会得到全球的认可。

 

梅丽莎·科伯

我在去年夏天的时候来到了上海,我在东方梦工厂做全职,在今年秋天的时候我们将会推出新的一部作品,我先不告诉大家这是什么作品,但是这是让我们非常振奋的时刻。

我在2004年的时候就开始《功夫熊猫》合作了,所以到现在已经快十年的时间了。我们都知道,阿宝现在变成了勇士了,中间的历程是非常复杂非常艰难的。但是我们也都知道,其实这个电影其实可以促进中国动画的发展,当时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我们也不知道12年之后,我们会做三部《功夫熊猫》的电影。而且我们甚至没有想象到,我们会在上海有一个工作室。

在第一部《功夫熊猫》当中,虽然说我知道这是一个幻想电影,但是我们还是要将艺术以及文化,尤其是中国的艺术和文化整合在一起,所以说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我们去了博物馆,也上网进行研究,虽然说我们没有去中国,但是我们做了大量的背景的调查。

我们使用了非常大胆的颜色,那这些颜色其实都是来自于中国的功夫给我们的灵感,这就是一些熊猫,有太多熊猫的照片了,我们是《功夫熊猫》嘛,所以我们在网上找了许多熊猫的照片,要知道我们的工作就是天天看熊猫的照片和熊猫的视频,太开心了。每个人都知道,你特别喜欢熊猫,所以说我的朋友啊,还有就是同事们都会给我各种各样的熊猫的照片和视频。

我们还去参观了古墓,然后参观了少林寺。少林寺里边有很多的和尚,这些和尚说到,那你们居然是拍《功夫熊猫》的呀,这个和尚就说我看这个电影看了三遍了,我特别特别喜欢你们的电影,我觉得这样是非常非常奇妙的感觉,因为我们在加州创作这个作品,我们简直没有想到我们的电影会影响到数千里以外的中国的少林寺的和尚。所以说,我想进一步的歌颂中国的文化,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准备拍第二部《功夫熊猫》。

还有一些事情,在中国我们也遇到了,就是我们每一次遇到中国人的时候会问一个问题,为什么熊猫的爸爸是鹅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知道这个点子特别的搞笑,如果一定要找个爸爸的话呢,那干脆就是鹅呗,但是很多人会问,尤其我们来到中国的时候大家都在问。所以说在第二部电影当中我觉得还是要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熊猫的爸爸一定是鹅呢,这个问题一定要回答。所以说在这里我们就解释了整个问题。

我们后来到了故宫,故宫看起来非常的壮观。然后又来到了长城,我们在长城也走了很久。这个是少林寺,这里边也看到了武术表演,看起来让我们非常值得惊奇。我们甚至做了一些功夫的姿势,这是我们的制片人瑞蒙。然后我们也听了一些音乐会,这音乐会里面的乐器都是古乐器,而且我们也看到了编钟,编钟其实也使得我们的制片人以及制片导演获得了灵感。所以说在一开始的时候,在《功夫熊猫2》里面一开始的时候也使用了这样的乐器,这就是我们在进行设计的时候所使用的中国元素。当然我们也看到了熊猫,所以说最后能够看到真真实实的熊猫我们感到非常非常的开心。所以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成为了电影当中真实元素的原形。之前我们去了成都,我们去了成都之后,也知道对于中国人民来说,熊猫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这个故事应该聚焦在阿宝的家庭上,他的这个家人都不见了,他是最后一只熊猫。我们的导演说,我们必须还原这个熊猫的家庭啊,不然中国的观众会非常生气的。就是还有别的熊猫也活在这个世界上,包括阿宝的父亲。这是我们来到中国看到熊猫之后所想到的一个新的情节。在《功夫熊猫2》之后,我们不管去哪儿大家都会问,那是阿宝的父亲吗,他会见到他的父亲吗?所以这就是《功夫熊猫3》的来源了。这就是一整个非常有趣的旅程,不断的听到新的想法、新的问题,也把这些问题融入到我们的电影当中。

所以这就是这个熊猫村的短短的一瞥,像是绿洲一样,这是我们当时想象中熊猫应该居住的地方。当然这个场景是由我们在中国的旅行所启发的。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一个经历,因为我们去了青城山上的时候,我们爬上了很高的台阶,相信大家很多人都去过。在迷雾之间,我们看到了这个美丽的建筑,还有这样的青苔覆盖着的巨石。让我们觉得马上就心中引起关于这个地方的美,这种非常好的感受。我们觉得,熊猫村就应该是像这样的,这就是我们创造的熊猫村的基础。

所以在片中,阿宝也去到了熊猫村,这个就是受到我们在中国之行的灵感的起来。也是基于我们回来拍摄的照片所作出的一个艺术的改造。大家可以看到,这个青城山的大门,也成为了片中的素材。还有我们看了熊猫知道他们是非常的懒惰,整天就想吃,然后就是躺在河边,我们也和真正的熊猫花了点时间相处,当然是为了研究的目的了。我们也想抱一抱一两只,这些小熊猫也非常可爱,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好几个小时拍照研究他们,看到这些不同大小不同形式的熊猫,让我们感到到了熊猫村的样子,比如说妈妈熊猫、小熊猫,画出了整个熊猫的世界。他是真实于真实世界,同样也属于幻想世界。我们也看到熊猫在操场上是怎样玩耍的,我们也试图再现每只熊猫在真实环境中的一个性格,还有一些小熊猫,熊猫宝宝。

我们的动画梦工厂也给了我们很多启发,我第一天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是这样穿的,化了妆,穿了全套中式的服装,真的是非常震惊。他们真的花了很多时间来做这个事。他们不仅是为了好玩才穿的,当然的确很好玩。同时他们也是为了向我们展示他们在各个朝代的服装上做出的研究,大家知道从一个朝代到另一个朝代服装的变化。帮助我们能够更好的理解并且教育了我们,中国服装。所以美美就是一个女性熊猫角色,就受到了服装的启发。因为美美就好象是一个随时为婚礼准备好的一个女孩一样。我们也是设计了更多关于婚礼的习俗,比如说新娘该做什么,比如说跳舞啊,我们把这些也放到了电影中。我们在每个细节的每一桢都做了很多的工夫。因为你知道动画都是从手稿开始的,这些都是我们的上海团队画出来的这些手稿,包括这些衣服上的纹理等等。都是一些很小很小的细节,大家可能不会注意到,但是我们都花了很多心思去做。还有一些小道具,比如说这些碗,这些都是在中国做的,电影中还有很多小的细节,能够帮助大家更加的有这个真实感。还有花、叶子、水车等等。这些都是上海团队认真做出来的,这样的电影就会有一个丰富度,因为你当然不可能做国外做一些研究了。还有屋脊上的装饰画等等,都是花了很多细节,我们要清楚这些细节。我们的故事专家也讨论了小孩子在村子里面会做什么,玩什么,比如说小风筝,踢毽子。这是我们的故事专家所做的一个细节。这些都是观众可能没有发现的一些细节了。但是对我们来说,能够帮助电影更加的丰富和细腻而特别,因为阿宝在这个熊猫村中受训,我们希望这个熊猫村真的像一个熊猫村一样。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些细节都展示在电影中,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步一步怎么画出来的,阿宝和他的两个父亲,这是一个大门,还有举目四望。然后迷雾渐渐散开,可以看到一个美丽的一个生态的村庄。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场景也是在电影中有所体现的,会有些很大的声音。

所以这是电影中的一些场景,融合了所有的因素,这也是第一次我们做这样的一部电影,大家也可以看到,这个是中文配音的,如果没有这样的联合制作呢,肯定不会有这样的一个项目了。所以,真的我们花了十年的时间来进行三个项目的准备和培育。我们也非常高兴,中国的观众再一次的接受并喜爱这部电影。同时,在美国,整个亚洲或者整个全球,大家都非常喜欢这部电影。所以我想说的是,重点就在于许多人问我,为什么大家会去看你的电影,我觉得是因为就是我们所有人的一个缩影。不管我们有多大惩戒,不管我们觉得多不安全,因为阿宝是这样一个脆弱的角色,他能够体现出我们脆弱的自我,他有激情、有爱、有这样的精神,是不可阻挡的,所以我们很喜欢,我们喜欢他,喜欢他想要成为的那样一个人,这是一个普世的价值观,我们也可以看到这部电影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包括《疯狂动物城》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与之产生共鸣的角色。

Q:我想了解一下,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一个故事,又是怎样突破这个文化差异的呢?

马克·奥斯本:我之前已经有说到了,故事其实已经发生了,比如说功夫熊猫在梦工厂里边作为故事已经是有了的,我只是对自己说,其实我觉得这样的一个故事,更多的其实是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更好的去了解另外一个文化。而且,我也特别喜欢这个文化。因此,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不单单只是说这个文化跟我的文化不太一样,非常的有特色,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可以通过这个文化来展示武术,而这个武术是我特别喜欢的,因为中国的很多导演把功夫电影深深的植根在我的心灵当中,所以这是特别让我觉得振奋的地方。这相当于是在另外的宇宙讲故事,讲他们自己的故事。另外一个就是花木兰的一个故事,我和我的女儿都特别《花木兰》喜欢的一个电影,这个电影里面有非常多的异国风情,而且非常的特别,这些东西都是我特别大的灵感源泉,我觉得在文化中间是没有冲突的。而且我们在不断的发展,而且在这里面只有灵感没有冲突。梅丽莎·科伯:我还想再补充一点。在动画片里面,我们经常会使用不同的动画元素来做动画片,这也是我们可以让人们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机会,所以说让他们能够去体验不同的环境,能体会不同的体验,所以说对于观众来说这也是一个免费的全球环游的一个机会。

Q:我的问题是《小王子》,我还很小的时候就读过这本书,我觉得这个书非常抽象,而且要理解起来比较的困难。但是,你居然把这样的一本书变成电影了,很感人,并且易懂。所以说你是如何设计这个电影的?就像你所说的,您怎么来设计这个角色的。比如说让飞行员和小女孩的关系是怎么设计的。

马克·奥斯本:其实我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差不多9个月的时间,仅仅只是来写我的这样的一个计划,9个月的时间。而且,我做了大量的头脑风暴,什么都试过了。但是,我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阅读得特别特别的仔细。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线索,就是在这个书的最后的时候,这本书最后的时候,老飞行员就说,他是如何写这个故事的,这个故事是他遇见小王子,他花了六年的时间来写他和小王子的际遇,所以大家都知道这个故事情节,这个是所有读者都知道的,这就让我得到了灵感,我觉得对于他来说非常的重要。如果说人没有办法理解这个故事,比如说6岁的时候他没有办法了解自己的图画,如果说这本书永远没有办法被出版的话,所以我就开始做梦了,在这里面他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来跟别人分享他的故四故事,他是一个非常老的飞行员了,这个故事就没有办法传送下去了,所以对飞行员来讲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来讲故事,这就是我们让故事如何变得更有力,更感人。虽然说主题是一样的,精神是一样的。但这样的一个情结,就让我们主角更有同情心,这就是我的一个想法。至于说小女孩,不单单只是从我女儿的身上可以看到,我也可以想象,小王子和小女孩他们手牵手,他们是纯真的,他们之前有友情,有感情,所以说这样一个想象,就让我更好的去知道怎样的讲述故事,比如说小男孩就知道如何去读这个故事,然后小女孩可能也会有不同的诠释,那里面有一个女主角就是卧斯,小女孩和小男孩的性格就可以进行一个平衡。

Q:你好梅丽莎·科伯女士,我们每个走进电影院看过《功夫熊猫3》的人都悔恨惊喜也很感动的发现,动画嘴形完全和中文匹配了,这个在以前的国外的动画电影当中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这给动画的渲染以及技术等等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你们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吗,还有以后梦工厂的动画当中,是否会沿用这样的。

梅丽莎·科伯:这个问题问得非常非常好,确实不容易。其实挑战呢也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因为要制作一个电影的话呢,好几年的时间,在做电影的过程当中有太多太多的变化了,太多太多的变数了。所以说,有些时候我们在把他变成中国版本的时候呢,确实挑战非常得大。我们有整个团队,上海的团队,他们帮助我们做了中文版,今天在场所有的人我有个问题问你们,如果你们看了《功夫熊猫3》,你们看了是中文版还是英文版,如果看了中文版的话举一下手。如果是看了英文版的举一下手。很好,我想说如果说中文配音对大家来说是有价值的,我们会继续做。在这个电影当中之所以这么做,阿宝又回到了中国,所以我们想做得特别一点,因此我想要让中国的观众尤其是特别特别的喜欢这样的一个角色,尤其是这样的一个电影和之前的两个电影是不太一样的,算是我们对中国的一个致敬吧。

Q:你好,首先第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制片人梅丽莎女士,我刚刚听导演说,在梦工厂您是先知道《功夫熊猫》的想法后来才加入项目组的,难道梦工厂是先有一个想法然后再去找导演的吗,不是像皮克斯一样,先有人提出一个想法然后再成立项目组的。第二个问题我想问马克导演,比如说你们一开始在构思《功夫熊猫》的时候,他可能只是一个点,但是到最后成片的时候,他会融入特别多的创意跟点子,那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如何去做取舍的?比如说在创作过程中,你又是怎么跟编剧去协商这些事的。

梅丽莎·科伯:关于想法的来源,以及我们导演什么时候加入,实际上是每个电影是不同的,有一个整个发展的团队,在这个团队中大家的唯一的工作就是进行构思,读了很多书,看游戏,看漫画。100%的时间都是用在构思这个电影上面,在这个过程之外,这个想法以及构思出来了之后,就会给高层看,高层支持你整个动画事业是否决定你继续创作。另外一个情况是我们确定了导演,这对导演而言,他们在梦工厂他们就是全职了,他们要把他这个想法贡献出来,其实像拍电影的过程中,你很少有脑力做新的想法出来了,所以说导演在两部电影之间也会参与到这个过程中,进行一些创意的补充,所以是很不同的方式了。

马克·奥斯本:我认为关于故事团队,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具有合作形的一个团队。在电影开启的时候只是很小的一个组,这个组合越来越大,工作组需要让大家都知道,你做的这个电影是否可行,让每一个团队的资源都需要知道,是否能够成型。每个人都会有很好的想法,大家有开诚布公的对话。当有想法的时候,你工作得越久,大家会越能知道这个想法是否合适。可能这就是回答你的问题,如何进行取舍。有时候是很清楚的,有时候就必须要靠勇气赌一把了。我也会通过这个试错,进行学习,有时候方向是正确的,有时候方向是错误的,但是你总会学到一些东西,能够让大家有所长进。所以呢很重要的一点,要知道这个想法有没有用,那就是需要首先对于电影的核心有个理解,理解这个电影核心的价值、核心的故事。如果你能够回答出这个问题,回答出问题这个故事的核心是什么,那么对于要回答这个取舍的问题就很容易了。所以大家都有想法,大家都有自己的方式,都可以变得很有趣,但是你必须要知道,故事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以及如何来讲好这个故事和你该如何的取舍。所以这可能是很难,但是可能是在整个好几年的故事的创作过程中是最难的一件事情,有许多的猜测有许多的取舍,有时候你猜对了有时候猜错了,但是在这么多猜测,这么多取舍过程中,大家都会进行一个商议,大家会在相关的问题上达成共识,可能大家就会比较有自信,能够往这个方向走。当然有时候有可能有的已经理解这个想法,但是有的人可能还没有到那里,就会多花点时间进行一个沟通合理解。从来不是一种容易的事,这是肯定的。

Q:我是大学生,我已经做过两三部动画短片了,但是每次做到一半的时候,就觉得他已经失败了,到现在也没有自己的作品。我想问一下,在做动画的时候,真的是一个想法一开始觉得他很棒,后面到做完一半的时候经过推敲真的很难坚持下去。我自己个人写的剧本,一般都是比较悲观一点的,我想问一下动画片一定是为儿童的吗,然后他必须是为开心,一定要做成十分开心的内容形式吗?能不能是以其他的形式出现,比如说有一定忧郁色彩的东西,他有没有可能更加大众化。对于一个正在学习做动画的大学生有什么一些意见或者建议。

马克·奥斯本:在我做短片的时候我也是一直在怀疑自我,在我做影片的时候也是在怀疑自我,怀疑自己是大家非常常做的事情。你做电影的时候你肯定不能让剧组知道你在怀疑自己,要让大家感觉到你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个想法是非常常见的。我在电影学院的时候,我看到我朋友做的项目,他们甚至都没有做完。我也记得让我意识到你如果放弃了这个项目,你就绝对什么都学不到了,而有时候你必须要通过试错进行学习。我有一个朋友告诉我,在我开始怀疑我自己的作品的时候,我的朋友说,你要做完他,然后把他从你的前进道路中清除开来。所以现在就开始做,也许你现在就失败,但是你马上可以站起来,马上就可以学到教训。但是,所以我认为做完他,并且从中学到一些经验教训是非常重要的。就像说大家来到这个电影节上,可能你会得到一些奖项,当时我就觉得,我当时还怀疑自己啊,怎么还能获奖呢。所以我认为要把这个电影做完,你在这个过程中会学到许多的教训,你会更加了解自己,了解这个电影的制作过程,也会知道自己的方向。可能你想成为一个动画师,都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想法会慢慢的冒出来。所以大家要理解电影到底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表达自己,来说出一个好故事。所以这是我的建议,这是最好的学习的方式,我也觉得大家需要试错,需要再次出发。现在的技术其实大家都已经有了,做电影的能力呢也非常好,大家有很好的工具。所以我真的觉得,尽自己所能吧,完成这个电影。

关于最后一个部分,如果说不是喜剧电影的话,我觉得每一次在开会的时候我都会说,不管是在好莱坞开会还是在写字楼开会,有些时候大家觉得动画片只是小孩看的。有些时候我们总是发现,如果说要找新的一些因素的话,可能风险比较大。如果想要电影变得不一样,我们要创造机会,并且实现我们自己的想法。所以说,如果我们有激情,如果说我们足够的动力来做独特的事情与众不同的事情,那这些小革命或者小的变化,有些时候在短片里面经常会出现,我觉得在短片里面一定会出现在长片里面,这是非常好的机会。大家都有这个机会,大家可以改变世界。如果说你们的小项目能够完成的话,其实就能够改变世界,只要你们坚持做你们相信的事情,相信自己的项目,那你们肯定会改变世界的。

  2016年0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