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当前位置: 中国国际动漫节>展会新闻

两家杭州动漫公司助力《哪吒之魔童降世》创下国产动画电影最高票房

上映13天,票房29亿,《哪吒之魔童降世》超越《疯狂动物城》(15.27亿)保持三年之久的动画电影票房纪录,成为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新冠军。

谁也想不到,这样的神奇纪录来自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哪吒》的成功给中国动画人们注入了一剂强心剂,也让更多人关注到动漫产业背后的故事。而这背后,是70家制作公司1600多人制作团队的五年努力。

国产动画电影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联合出品、全国动画公司参与制作的共享合作模式,这或许将成为国产动画电影复兴的新模式。

截至8月7日,《哪吒之魔童降世》(简称《哪吒》)凭借优秀口碑斩获票房29亿元,不仅超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成为国产动画电影新晋票房冠军,而且是第一部进入内地电影票房前十的动画电影,树立了国产动画电影市场的新标杆。

电影《哪吒》用现代视角重构中国经典神话故事,讲述了哪吒虽“生而为魔”却“逆天改命”的成长经历故事。据《中国电影报》报道,中国电影观众2019年暑期档动画片的调查显示,观众满意度获得的87.5分,不但是迄今为止调查的26部动画影片的最高分,也是根据历史调查所有影片中的第四高分。

荣耀成绩的背后是70家制作公司和1600多人的制作团队5年来共同努力的成果,其中,我们也发现了两家杭州动画公司的身影。

杭州流彩动画 

动画师们为什么龇牙咧嘴?他们在演戏!

“我们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参与这个项目的制作,没想过要赚多少钱。”杨加助导演谦虚地说道:“其实在中国动画圈里,大家基本都相互认识,了解到这个项目质量非常不错,我们也来帮着做一小部分动画。”

杨加助的杭州流彩动画于2015年3月成立动画电影团队,一直坚持制作原创动画电影,已为国内外多部动画片(电影)提供技术支持,参与作品包括《龙之谷》《倒霉特工熊》《星际大逃亡》《蜀山倚仙传》等等,同时也做游戏CG和原创电影IP的开发。

这次他们负责的是《哪吒》动画制作环节,特别是“陈塘关大战”高潮打斗的部分,包括哪吒替他爸妈挡了一锤,哪吒使用法术变身为申公豹,主角们被吸入《江山社稷图》,敖丙变为龙的形态等。

不同于真人电影,要让动画人物“动起来”可不是件易事,人物表情和动作全得靠动画师们拿捏。为了让动作表现得更有张力,动画师经常会自己先演一遍,感受一下动作细节,再将每个动作拆分成分镜台本的5个环节来制作。

“《哪吒》动画制作要求非常高,比普通动画多几个环节,导演饺子对细节把握也严格,为了让我们真正明白他的想法,他会要求我们演一遍,经他确认再开始制作,有时他还会亲自出镜演上一段。”杨加助坦言,电影制作过程中加班是常态。

不过,制作过程也因此变得格外有趣,经常看到动画师们在地上摸爬滚打,做着无实物表演,或龇牙咧嘴,或欣喜若狂,模拟各种夸张表情,将自己代入到剧情当中。

《哪吒》电影上映后的好成绩给了杨加助一针强心剂。“我们也是看了点映才确认它是一部好作品,在艺术和商业上的结合很到位,它肯定会创造动画电影新高度,也会带动动画创作者的激情,相信接下来会有很多好的动画电影作品出炉。”

杭州漫禾文化

细微的烟雾特效 也会修改数十次

动画电影《哪吒》全片总共用了1800多个镜头,其中包含1400个特效镜头,20多家特效团队参与制作,堪称国内动画片之最。

位于杭州滨江的漫禾文化主要参与了影片中关键场次的特效镜头制作。其中最经典的一幕,是哪吒和敖丙在陈塘关打斗,包括敖丙身上的龙鳞、李靖夫妇被冰冻住、哪吒浴火重生等镜头,以及一些激烈打斗的大特效。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影片播出时只有几分钟画面,而背后是这个十多人的团队集中全力三四个月的心血。

“每个镜头算上我们自己内部讨论和反馈的,基本都会有30-40个修改版本。有时仅仅因为一个细微的烟雾效果就可能翻来覆去地修改。”漫禾文化创始人张袁杰说:“在决定加入这部电影时,我们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每个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投入制作。虽然过程很艰辛,但是获得这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我们也很兴奋。”

漫禾文化成立于2010年,专业从事影视、游戏动画、游戏CG、特种影片、影视特效制作等,参与制作了《新灰姑娘》《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玩偶骑兵》等动画电影。制作团队多数是90后特效师,监制多是80后,对他们来说,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和作品出现在大银幕上便是最大的欣慰。

张袁杰谈道:“这几年我们也总是会被问起,如今中国动画与欧美、日本相比,水平如何?其实作为从业者来看,双方动画技术水平已经非常接近了,可能在故事情节和商业模式上还需要一个沉淀的过程。”

“硬核”国产动画大电影

共享合作模式的新探索

“如果说《大圣归来》的出现为中国动漫树立了信心,凸显民族认同感,《白蛇》勾起了观众的童年回忆,那《哪吒之魔童降世》则是无论从技术手段还是内容制作上,都可以与国际水准看齐的一部实力动画影片。” 漫禾文化另一位创始人郑明正自信地说,“希望这部电影的成绩能够让人们改变对中国动画行业的成见,看到中国动画崛起的希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认同感比影片票房的价值更重要。”

如同片中的龙族,参与制作的公司们把自己身上最“硬核”的部分毫无保留献给了这部作品,《哪吒》恰似身披整个中国动画行业的“万麟甲”,探索中国动画“崛起”的新方向。

谈到《哪吒》电影的制作方式,杨加助相信,共享模式适用于中国动画行业,由于国土大,人口多,人才分散,靠项目集结人才是最合适不过了,这样的模式也有利于成本控制。

郑明正认为,目前动画电影的多公司合作模式是一个好现象,也是国内外动画制作的大趋势。“基本上整个行业都会以这样的模式运作,招募二级供应商来共同完成项目,这样可以节省制作时间,完成效果显著,也能够获得较好的保障,杭产动漫当然也适用于这种模式。”

一腔热血,不信天命,中国动漫未来可期,让我们一起见证中国动画电影的历史。

都市快报-《动漫之都》  2019年08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