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当前位置: 中国国际动漫节>动漫产业新闻

站在文化安全角度的制高点来剖析国产动漫

文化安全涵盖各个领域,电影、电视等正是通过亮丽的色彩、幽默的对话、引人入胜的画面传递价值观,让受众慢慢接受。动漫的培育对象可以小至两三岁,可以高至六七十岁,它的启蒙认知作用非常明显,我们应当充分重视动漫润物无声的力量。

在近十年来,国内电影市场中动画电影票房纪录全部是由引进片创造的现状之下,截止到2015年8月25日,我国3D原创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口碑爆棚,排片逆袭,票房一路飘红,以9.38亿元的票房打破这一纪录,一举登上中国市场动画电影票房冠军宝座,成国产动漫奇迹。它不仅在戛纳创下中国动画电影海外最高销售纪录,也成为传媒大奖设立12年来首部入围的动画电影,并获得了第三十届金鸡奖提名,竞逐最佳美术片。它打破的是此前由好莱坞动画电影《功夫熊猫2》保持四年之久的内地动画电影最高票房纪录,这是近十年来,国产动画电影第一次打败好莱坞动画片。

对此,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动画导演孙立军认为,我们对于国产动漫的这一可喜势头不能盲目乐观,要从更大的层面,即文化安全的角度来认知。尤其是中国2012年在洛杉矶签订的《中美双方就解决WTO电影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的有效期为5年,这意味着2017年双方将进行第二轮谈判,也意味着中国电影市场2017年将进一步开放,国产片会面临更严峻挑战。机遇与风险迫在眉睫,盲目以国内票房繁荣为乐观的态度不可取。我们应该居安思危,站在文化安全角度的制高点来剖析国产动漫。

把好动漫产业转型关才能更安全

孙立军说:“作为动画和漫画的泛称,动漫包括电视动画、网络动画、电影动画、纸质漫画出版物,甚至涵盖一部分游戏。动漫行业,是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朝阳产业。以《大圣归来》为势头的中国动画超级英雄的突围战才刚刚开始,机遇期正在眼前。要想满足或者接近中国动漫市场1000亿的潜在市场需求,人才教育至关重要。”

孙立军认为,国产动漫的崛起对于大学教育是一个利好消息。大学动漫专业已经连续四五年被列为红牌专业。但从目前情况看,我国动漫人才的培养步伐远远滞后于人才需求,而且缺口比例较大。中国动漫产业巨大的市场被外国动漫产品所占领,原因是国内动漫人才的奇缺。中央电视台青少年节目制作中心副主任赵文江认为,中国动画人才的需求量在5万~10万人之间,但现有人才远远达不到这个数字。实际上,目前我国动漫从业人员仅有8000多人,平均学历为大专,远远低于影视动画人才需求15万人、游戏动画人才需求10万人左右的总量。

孙立军说:“像《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一样,《大圣归来》同样都会带来短时的高峰,我们应透过现象看本质,应该看清现行的体制,进一步加快改革的步伐。要知道,当今市场的过度营销依然严重,透支着国人消费者的信心。对于国产动漫的评价,更重要的是从文化产业深层次去看。我们的机遇期在哪?这点很少有人谈。”

抓好动漫的启蒙认知作用才能更安全

孙立军认为,文化安全是国家精气神的体现,一个不自信的民族谈何文化产业?文化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国际竞争和综合国力较量的重要内容,成为实现政府国际战略意图的重要手段。文化安全涵盖各个领域,电影、电视等正是通过亮丽的色彩、幽默的对话、引人入胜的画面传递价值观,让受众慢慢接受。动漫的培育对象可以小至两三岁,可以高至六七十岁,它的启蒙认知作用非常明显,我们应当充分重视动漫润物无声的力量。

启蒙认知,就要注重讲好中国故事。“我认为《大圣归来》最大的意义在于,它延续了中华文化血脉的一部分,一颗红心是中国的。”孙立军说,《大圣归来》为中国电影讲好中国故事提供了可借鉴的范本,它继承了《西游记》的文化基因,对故事进行新的拓展和演绎,对孙悟空这一中华传统文化符号进行新的丰富和塑造,找到了当代观众审美习惯、心理诉求的共鸣点。

启蒙认知,不要丧失民族特性。中国具有五千年的光辉历史,拥有璀璨的文明与厚重的历史,只有在全球化浪潮中坚持民族特色,才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讲好中国故事,要有文化自信。浩瀚的中华文化是电影,特别是动画电影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资源。推动国产电影从高原向高峰迈进,特别要坚定文化自信,传承中华文化基因。中国文艺评论协会会长仲呈祥说:“‘归来的大圣’是个符号,归来的是中国精神、中国风格、中国优秀传统。”

《大圣归来》既是对我们民族古典神话故事的继承、改编和创新,更是新的英雄形象舍生取义和自我救赎。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旭光认为,《大圣归来》这一受难英雄自我成长的故事对于当下在低龄化动画世界中成长起来的青少年具有励志意义。国际著名漫画家张卫表示,动画不仅是宣传、教育孩子的工具,也是以产业形态存在的文化产品,动画电影应该从儿童扩展到整个社会。

紧贴文化时尚性才能更安全

文化是人们实践发展的产物,是一个历史的、连续的过程。必须在既有传统基础上进行文化传承、变革和创新,才能真正保证文化的安全。孙立军认为,票房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中国如何培育这种时尚性文化的可持续发展,中国几千年文化积淀足够,但文化精神如何传承,以什么手段传承,是门艺术。

传统资源要紧贴时尚性,完成现代转化。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贾磊磊肯定了《大圣归来》对传统资源的现代性开采,是对好莱坞全球战略的一种有效应对。孙立军说:“赋予本文化时尚性至关重要。怎样把从根里面挖掘出的东西变成时尚的、让现代人乐于接受的,这是动画电影人必须面对的课题。譬如韩国、日本,他们输出的时尚文化我们都在消费,换位思考,这也应是中国下一阶段的目标。尤其在当今数字技术环境下,我们不仅仅可以设置传统电影院,更可以设置时尚电影院,从90分钟的电影低至5分钟的电影、商场中充气式的10分钟电影……这些新颖的形式既节约资源,又拉动了衍生产品的消费。”

大数据时代转型升级才能更安全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68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8.8%。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5.94亿,手机上网人群占比88.9%。亿万手机网民给中国动漫带来转型升级的新路径。

大数据时代,包括系列动画短片、漫画、手机主题、表情、4G等技术在内的新媒体动漫不可小觑,它为传统动漫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市场机遇。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未来手机动漫的用户规模和市场潜力还将持续快速增长。孙立军说,如今,交互式电影出现,计算机数字化全面取代传统的电影工业。从胶片到芯片、硬盘,没有了洗印。传递过程中影片质量没有衰减、成本降低、清晰度增强……这都是全数字化带来的优点。

“回顾电影120年的发展历程,每次电影技术的革新都推动了电影艺术的发展。新媒体动漫对于中国动漫界而言,是超越欧美日等传统动漫强国的机遇。中国的电影人、动画人应该看到技术的革新给我们带来的机遇期,应该珍惜来之不易的机遇期,更应该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期。”孙立军说。

中国动漫产业网  2015年10月29日